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健康饮食 >

投海老人的遗书和他的保健品之殇

来源:网络 2018-07-30 18:36:49

原标题:投海老人的遗书和他的保健品之殇

如果一定要说出一些死亡征兆,芦杰能够回忆起来的只有“饭量变少了”。丈夫陈正林从前吃饭可以轻松吃下一海碗干饭,那几天把饭碗换成了和芦杰一样的小碗。

\

向尚组织中老年人参加会议。图片来自向尚官微

文|新京报记者 罗芊

2017年3月11日晚,女婿赵明在青岛阳光假日酒店往西的礁石上见到了陈正林的遗体。

他的裤子被海水冲去了附近沙滩,能辨认身份的东西是裤兜里那张写了名字的红纸,那是某次参加保健品会议销售留下的姓名牌。

陈正林曾留下遗书称,“向尚集团坑死我……旅游至今一个地方也没去,产品也没拿到多少。”

青岛向尚健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向尚),公司微信公众号上称“营销网络遍布全国40个省、市、自治区,拥有200多家办事处、500多个服务网络终端、4000多名高素质营销精英,年营业总收入达100亿人民币”。

陈正林家属称,3月15日白天,他们在向尚附近抗议,在抗议的一个多小时中,向尚公司无人出面解释。当日仍有很多老人赶来参加会员活动,他们对路边的横幅“反应漠然、极少过问”。

\

\

陈正林留下的两份遗书。图片来自网络

预兆

芦杰最后一眼看到老伴陈正林是在女儿家。

3月11日上午10点多,芦杰抱着只有十个多月的小外孙女哄睡,大外孙女正和女婿一起看书,陈正林看到大家各忙各的,要自己回租住地吃午饭。芦杰心疼他折腾,让他在这儿吃,再休息休息,一会儿一起回去。

陈正林拒绝了,临走前吐露了一句要去找向尚算账。芦杰想陪他一起去,陈正林再次拒绝了,还说自己一会就回来。

根据街道监控显示,陈正林中午十二点多从家里出发,往海边方向去了。

晚上七点多,天暗下来,芦杰回到租住小区,发现自家没开灯。打开房门后发现老伴不在家,便打他电话,铃声却在客厅的小木床上响起。

客厅餐桌上放着陈正林的午餐,一盘大白菜、一盆浅浅的米饭,几乎都没动过。

芦杰先给保健品销售员付丽娜打电话,对方称并未见过陈正林,还说他“指不定上哪儿玩去了”。

她心里有些慌乱,平生第一次翻了陈正林的包,钥匙、证件、笔记本都在,笔记本中间有一张纸,戴上老花眼镜后只看到遗书两个字就再没往下看,赶紧打电话给女儿陈力,“陈力陈力,你爸写遗书”。

不到九点,女儿陈力开始在微信上发寻人启事,女婿赵明则打电话报警。

陈正林的遗体被冲到这片礁石上。

“家访”

四年前,青岛市辛家庄北山体育文化公园(以下简称北山公园),陈正林和向尚有了第一次交集。

陈正林和妻子芦杰正在锻炼,一个自称王笑笑的姑娘很热情地过来打招呼,叫陈正林“叔”,叫芦杰“姨”,她自称是向尚的员工,问了他们是哪里人后,向他们要了家庭住址和电话。

陈正林夫妇是河南信阳人。因外孙女出生,他们在2013年搬来青岛租住,帮独生女陈力带孩子。

推销员喜爱这样的“生面孔”。一位名叫王海龙(化名)的向尚前工作人员向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透露,没怎么接触过保健品会销的老人掏钱概率高,那种到处领奖品的“老油”,销售员都认识,通常无人搭理。

没过几天,陈正林接到了王笑笑的电话,“叔,你们在家不,我来看看你们”。

这样的主动登门拜访不止一次,王笑笑基本不打空手,有时提一个西瓜,有时是一小篮鸡蛋,这些价值不过几十元的日用品很讨陈正林夫妇欢心。

王笑笑的登门拜访在向尚内部被称为“家访”,主要用于摸清老人是否跟孩子住、家人工作性质,同时,通过观察房屋户型、面积、装修情况,来判断对方的经济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