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患癌老太被判11年 专家指出警方笔录遭破坏

来源:网络 2018-10-11 12:31:03

  一起简单的合作纠纷,在项目遇阻后,双方只需要按照合同协商解决即可,然而,在对方报警后,警方介入调查时却发生讯问笔录被破坏的情况,而在庭审中,这些重要的证据被法院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却依然判定当事人有罪并判刑11年,种种怪事让人费解。

  2014年4月,北京人高小钦及朋友李直晏称能帮助钟某取得深圳华泰小区的改造项目,钟某便注册了深圳前海京谷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京谷公司),并签订了《居间协议书》以运作该项目。协议约定,京谷公司向高小钦支付200万元,该费用先以工作费的科目支出,由高小钦出具临时借据,待该项目批复后京谷公司即退回高小钦出具的预支借据。协议还约定,如因高小钦原因未能办成,其工作费无条件退还,如因京谷公司原因未能办成,则200万元工作费不予退还。

  协议签订后,京谷公司董事会决议任命高小钦为该公司的副董事长,因公司刚成立,尚未开通银行账户,京谷公司的钟某以个人名义向高小钦账户转.账200万元。

  随后,高小钦先后向李直晏转.账40多万元,作为前期运作费用。在协议履行过程中,因京谷公司缺乏开发资质、资金实力等原因,且提供虚假的对账单,导致该居间合同不能进一步履行完成。

  期间,京谷公司钟某经了解认为,深圳华泰小区的项目没有转让的可能,便提出退回前期支付的费用,高小钦等人也表示同意退费。此后因京谷公司负责人钟某出国,此事暂时搁置。但两年后,京谷公司的钟某却在深圳市宝安区公.安局报案称自己被高小钦等人诈.骗了。2017年6月深圳警方赴北京将高小钦、李直晏带回深圳讯问。同年10月,深圳宝安区检方以诈.骗罪向宝安区法院提起公诉,宝安法院分三次公开审理了此案。

  在庭审中,高小钦指出,深圳市宝安区警方第三次(2017年6月15日) 和第六次(2017年7月4日)讯问笔录中,高小钦的本人签名均非本人所签,上面的指印也不是她本人所按。根本就没有第六次(2017年7月4日)的提审,本次的讯问内容完全是捏造,签名也是伪造她本人的签字。

  另外,高小钦第一次开庭就提到每次讯问只有一名侦查人员在场,另一名警.察苏晓峰不在讯问现场,可笔录上居然有他的签名。为此,律师多次要求看讯问时的同步录音录像及对苏晓峰的签名进行笔迹鉴定,但申请没有得到支持,同步录音录像也不给看,并且没有对苏晓峰的签名进行笔迹鉴定。

  第一次开完庭后,辩护律师多次向法院申请对高小钦讯问笔录中讯问人苏晓峰的签名进行笔迹鉴定,及申请对高小钦本人讯问笔录中的高小钦的签名及指纹进行笔迹及指纹鉴定。在多次强烈要求下,高小钦被羁押近11个月的时间后,法院终于把案卷退回检察院,检察院退回到公.安局,最后由涉嫌伪造证据的宝安区公.安局经侦大队出面,让深圳某司法鉴定所对高小钦的签名进行了笔迹鉴定。

  补充侦查完毕后,法院进行第二次开庭,这次开庭,高小钦的律师申请了原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的两位笔迹与指纹鉴定专家作为专家辅助人出庭。在庭上,公诉人宣读了深圳某司法鉴定所鉴定结果,说第三次、第六次笔录上的签名是高小钦本人所签,至于第三次与第六次笔录上的指纹,因为不符合鉴定条件所以不能做鉴定。

  公安部笔迹专家当庭指出,检材字迹是他人摹仿高小钦的字迹书写形成。根据司法鉴定所取自案卷上的第六次笔录的指印,有一枚指印是具备做鉴定条件的,然后该专家要求当庭看案卷的原件,当看了原件后,专家说原件的那枚可以做鉴定的指印又被人涂抹了,这等于被人为地破坏了,导致破坏后的指印不能再做鉴定。

  据了解,在警方做的多次笔录中,只有第三份和第六份笔录中是对高小钦最不利的,其它笔录并不能说明其有罪,而这两份笔录的真假却是个迷。

  在此情况下,宝安法院却依然于2018年9月做出判决,以诈.骗罪判处高小钦有期徒刑11年,以诈.骗罪判处李直晏有期徒刑8年。

  令人费解的是,在判决书中,针对庭审中的两份关键却有争议的笔录证据,宝安法院将其列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不作为定罪依据。

  那么,既然法院都认为关键证据是非法的,那么为何依然做出有罪判决,出现非法证据又是什么原因,到底是谁违法了,为何不能搞清楚?

  对此,高小钦的家属称,这明显是宝安公安机关在伪造证据,并且破坏了相关证据原件。如果控告高小钦构成合同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为什么要在高小钦的笔录中涉嫌伪造证据?为什么在发现要暴露事实真相的时候,恶意故意破坏毁灭证据?为什么相关执法人员破坏证据的事实已经很清楚了,司法机构还继续无动于衷?那么,现在司法机构到底在隐瞒什么,想包庇什么?

  有法律人士指出,根据规定,对于在庭审中发现的证据问题,应该有法院或检察院委托相关机构予以鉴定,而不是由涉嫌造假的当事警方出面进行鉴定,而宝安区法院和检察院却没有履行这一程序,而是发回警方进行鉴定。

  在多次庭审中,高小钦均表示自己没有罪,她和深圳京谷公司属于商务合作行为,而不是合同诈.骗,涉案的200万元费用是公司通过董事会的决议任命其为公司副董事长并授权负责办理华泰小区的工作费用。京谷公司没有取得该项目的原因是其本身不具有房地产开发资质和资金实力。其合同中也表明,如因高小钦原因未能办成,其200万元工作费用无条件退还,如因京谷公司原因未能办成,该200万元费用不予退还。

  有专业人士指出,本案中,双方约定签约了投资目的,回报收益明确,高小钦没有欺骗行为且同意退款,故不存在合同诈.骗的行为,并且也没有给对方造成损失。

  另外,在判决之前,高小钦已经被羁押了一年多,65岁的她还患有癌症,在看守所只能获得简单的药物,病情日渐严重,庭审期间警方一直拒绝取保。

  对此,高小钦的家属表示,实在不能容忍因执法人员肆意制造构成犯罪形成证据链的证据,并且故意毁灭、破坏证据,从而给高小钦无论从身体乃至生命造成严重的伤害。

  有法学专家指出,深圳作为改革开发的前沿城市,应该是法治文明的典范之地,然而却出现涉嫌伪造证据的现象,而法院在排除关键的非法证据后依然做出有罪判决,会给事实真相留下很多疑点,也会造成出现冤假错案的隐患。

 

 

  文章来源:https://mparticle.uc.cn/article.html?uc_param_str=frdnsnpfvecpntnwprdssskt&wm_aid=ce0a9304380646018963dfca46b1ecd8

据图刎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枉己正人焚琴煮鹤后继有人急不可耐槁项黧馘独断专行无为而成红愁绿惨刬草除根父慈子孝食不兼肉东荡西驰无虑无忧绳厥祖武回天挽日折节下士水火不兼容明争暗斗

上一篇:社会对此事反映强烈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