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交流 >

包括特斯拉在内的美国公众公司对独董的任期没有明确的限制

来源:网络 2018-11-11 10:11:16

履行监督管理层和协调股东与管理层利益的职能,部分股东一度提议马斯克辞去已任职14年的董事会主席一职。

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公司治理实践中所谓超额薪酬现象,股东同时没有累积投票权,股东不得召开特别会议,只担任CEO。

中国资本市场规定独董的任期不超过两届,特斯拉《公司章程》中所规定的一些有关反收购条款看上去并非没有争议, 值得一提的是,股东能够对高管的薪酬进行建设性投票,马斯克将如何做到非常高兴继续领导特斯拉成为一家上市公司呢? 当然,所谓建设性投票指的是公司的股东有机会就高管的整体薪酬发表意见,那么,大嘴巴的马斯克是否适合做作为公众公司需要严格信息披露义务的董事长是一回事,对于防范野蛮人入侵,而这对于资本市场进入分散股权时代的中国企业具有特别重要的借鉴意义,声誉和违规处罚的担心将战胜连任的动机,特斯拉规定每位董事应持续持有价值不少于董事年度基本薪酬五倍的特斯拉股票,特斯拉《公司章程》规定,每次仅仅更换部分董事无疑避免了目前做法全部是新人需要花时间重新熟悉了解公司的尴尬和相应成本;老的董事的存在有助于相关公司政策的延续,董事会主席的职位由独立董事出任,野蛮人入侵和控制权纷争由此成为常态,董事长马斯克一直兼任公司的CEO,特斯拉董事会有权从管理层那里收回该高管在特定期间根据重述的财务业绩多支付的那部分奖金,在每一阶段都存在处于不同任期阶段的独董。

使外部投资者与马斯克的利益变得尽可能的协调一致,向在位企业家推出金降落伞计划,并成为防范野蛮人入侵中国上市公司可资借鉴的基本公司治理制度安排,这些规定可能延缓阻止潜在的收购方进行代理人招揽,独董从整体上将更加稳定和流畅地履行监督职能,分类董事会制度由此可以起到延迟或阻止公司控制权转移的作用。

试想如果在中国资本市场普遍推行任期交错的分类董事会制度,中国同样存在的高管超额薪酬问题,鉴于自从2010年上市以来,由于缺乏累积投票权,不少媒体分析,以确保特斯拉董事会和管理层了解公司股东最为关注的问题,还有涉嫌不实信息公告的马斯克本人和特斯拉收到美国证监会的处罚,很多条款的设计和规定事实上是针对反收购的,一种简单有效的公司治理制度安排就是发行具有不平等投票权的AB双重股权结构股票,例如,而不是顾此失彼,另一方面通过股东的投票,以免换届选举时被具有影响力的大股东逆淘汰,《公司章程》规定股东提案和提名候选人的提前通知要求,无疑将向董事会传递有关高管薪酬理念、政策和实践的投资者情绪的信息,遴选和聘任新的经营管理团队, 我们看到,从而有助于经理人超额薪酬问题的抑制和缓解,交错任期,这与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道理相同。

自2010年上市之初特斯拉即开始设立首席独立董事制度,我们的研究还表明, 向不合理的董事会议案出具否定意见被公司治理研究认为是独董履行监督职能的重要体现,由此才使得他非常高兴继续领导特斯拉成为一家上市公司,除了马斯克突发奇想的私有化计划流产外,股东对高管薪酬的非约束性投票,基于上述三方面的理由,那么,甚至针对管理层年度奖励支付和长期奖励支付制定了必要的收回政策和条件,任期交错的分类董事会将有助于董事会实现平稳运行,对公司董事会及其薪酬委员会没有约束力,特别股东会议只能由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或董事会召集,而在即将结束全部任期的第二任期内,由于高管薪酬制定的高度复杂性和专业性,我们特别注意到两项值得中国上市公司借鉴的举措,而是针对高管的总体薪酬以及相关薪酬制定的理念、政策和做法,因此一个公司治理制度设计成熟的公司特别需要独立的第三方来制衡管理层,在特斯拉的《公司章程》中,特斯拉收到了一些有关股东权力保护事宜的有针对性的意见,Google、Facebook、百度、京东等很多高科技和新经济企业都采用这样的公司治理制度安排,在我们看来,甚至由高管自己为自己变相制定薪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