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颗粒硅,兼谈高瓴资本入*光伏龙头保利协鑫

2021-12-26 18:32:51 文章来源:网络

近日来,“高瓴资本入**光伏硅料龙头保利协鑫能源,押宝颗粒硅新赛道”的消息不胫而走。颗粒硅是什么?为何引来资本市场高度关注?这一事件属实的话,对光伏产业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有资金进入,对光伏行业当然是好事,但需要警惕所谓的替代概念。”专家提醒,“从目前来看,硅烷流化**法颗粒硅可作为光伏硅料的重要补充,但改良西门子法硅料仍会占主导。”

硅烷流化** vs 改良西门子

资本市场从来不缺故事,特别是电子信息行业技术路线的故事。正如平板显示OLED vs液晶、自动驾驶激光vs毫米波、动力电池磷酸铁锂vs三元锂一样,光伏硅料也上演着硅烷流化**法vs改良西门子法。

光伏产业链并不复杂,硅料、硅片、电池、组件、应用系统是产业链上的五大环节。其中,**上游的硅料环节研发和制造门槛高,需要投入的资金大,价格和质量决定着光伏发电的成本和效率,所以业界一度有着“拥硅为王”的说法。

硅料的制备由**国杜邦公司在1865年拉开序幕,随后各国化工巨头不断研发出新的生产工艺,其中德国瓦克公司在西门子公司基础上形成的工艺为当今硅料企业的主要制备工艺。我国光伏硅料企业经过多年努力,不断研发创新改良西门子法工艺,不仅摆脱了进口依赖,而且硅料产量已经连续10年位居全球首位。

必须强调的是,光伏产品在全生命周期的发电量远远大于生产制造过程中的耗电量。但是高能耗问题却实实在在影响着光伏发电的价格和大规模应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硅料龙头企业纷纷在西部地区布局生产基地,以追求更为低廉的电价。

这时候就需要硅烷流化**法颗粒硅出场了。和改良西门子法相比,硅烷流化**法在电耗方面有较大优势。在改良西门子法诞生的上世纪60年代,国际化工巨头们就开始探索用硅烷流化**法生产颗粒硅,但一直未能在大规模生产上取得突破**进展。杜邦公司和德州仪器公司在多次尝试失败后选择了放弃,德国瓦克公司时任总裁兼CEO鲁道夫·施陶迪格曾于2014年在慕尼黑总部向《**电子报》记者透露,该公司在多年研发后颗粒硅产量仍在500吨左右徘徊。而瓦克公司该年度改良西门子法硅料产量超过了5万吨。

国内企业对硅烷流化**法生产颗粒硅的追求也从未停止,即便是在**黑暗的日子。在2011-2012年硅料价格快速下跌和国际倾销的双重打击下,2013年我国超过85%的硅料企业停产,整个产业的产能利用率不到30%。2013年上半年全国2.8万吨的产量中,保利协鑫旗下的江苏中能贡献了2.2万吨。在苦苦支撑的同时,江苏中能还带来了一个令业界振奋的消息,利用硅烷流化**法顺利产出了高品质颗粒硅产品。

2014年,保利协鑫开始试生产,并计划了2.5万吨的产能,但这个“小目标”却花了8年时间才实现。期间的跌宕起伏不再赘述,今年2月,保利协鑫颗粒硅有效产能终于达到1万吨。而从1万吨到3万吨,只花了9个月。11月10日,该公司硅烷流化**法颗粒硅2万吨产能正式投产,实测综合电耗可降至15千瓦时/千克。

目前,保利协鑫已宣布的颗粒硅规划总产能已超过50万吨/年。其已与双良节能、隆基**份、中环**份、晶澳科技、上机数控等多家头部光伏企业签署数个百亿元级别**含颗粒硅的硅料采购长单,手握订单超过70万吨。

高瓴的算盘

资本的嗅觉是**敏锐的。12月22日傍晚,保利协鑫能源通过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新**配售事项已于12月22日完成,合计配售约20.37亿****份,所得款项净额约为49.94亿港元。其中超过90%的部分都将用于内蒙古硅烷流化**法颗粒硅及配套硅粉项目、江苏中能硅烷流化**法颗粒硅项目。

尽管官方并未**披露,但多方消息证实,通过本次配售,高瓴资本已成功入**保利协鑫。高瓴出资约24.9亿港元,拿下本次一半配售新**,有望获得保利协鑫近4%的**权。

实际上,这并不是高瓴**次在光伏领域出手,其此前已先后认购5亿元硅料龙头通威**份、5.17亿元逆变器龙头阳光电源**份、158亿元光伏一体化龙头隆基**份。

那么,和158亿元拿下“光伏茅”隆基6%**份相比,仅以24.9亿港元的代价获得保利协鑫近4%的**权,高瓴的这笔生意岂不是赚翻了?

平心而论,硅烷流化**法颗粒硅在综合能耗(电耗只是其中一方面)、成本方面与改良西门子法相比是有优势的,但当下的表现还不够明显。毕竟改良西门子法的成本是每年几十万吨量产的实际水平,而颗粒硅的成本和质量水平,还需要更大量更稳定的出货以及在下游硅片端的长期应用来验证。

成本,需要一个独立的、较大规模的项目、实现满负荷运行一段时间后再进行核算。质量,需要独立的客户提供大批量长期使用的数据来验证。当然,这些都需要时间,而投资需要赌**,否则等看到颗粒硅的真实水平,风口早就过了,想入**也不是这个价了。

有分析认为,从保利协鑫的规划产能来看,凭借成本优势,颗粒硅有望占据我国光伏硅料市场50%以上的份额。

“双碳”目标之下,光伏市场真的很大,颗粒硅不是“狼来了”,没有谁要革了谁的命,制造紧张对立的气氛并不可取。赛迪智库集成电路所新能源研究室主任江华告诉记者,有资金进入,对光伏行业当然是好事,但需要警惕所谓的替代概念。从目前来看,硅烷流化**法颗粒硅可作为光伏硅料的重要补充,但改良西门子法硅料仍会占主导。

所以说,高瓴是不是捡了大便宜,现在还很难说得清楚。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有了资本的加持,颗粒硅大规模量产验证的资金有了保障,我们迈向“双碳”目标的脚步也会更轻快些。

正如协鑫集团董事长、全球太阳能理事会联席主席朱共山此前对《**电子报》记者所说:“在产业链各环节的共同努力下,光伏已经实现了平价上网甚至低价上网,我们有信心在‘十四五’末期将光伏度电成本降至0.1元至0.15元,**终推动太阳能替代煤炭。”

来源:**电子报

土耳其央行本月第五次干预外汇市场。这是12月17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拍摄的土耳其里拉和食品

向长河(国际问题学者)

土耳其货币里拉本周遭遇“过山车”般剧烈波动行情,周一跌至历史**低——18.36里拉兑换1**元。埃尔多安政府迅速出台****药进行强力干预,周五回升至10.7里拉兑换1**元的水平。

本周的行情并非孤例,而是一年来里拉行情的一个缩影。自年初以来,**元对土耳其里拉汇率从1:7下跌至1:13,**低时甚至探至1:18,引发央行抛售**元、**市触发熔断。面对如此崩盘式危机,当地时间12月20日晚间,埃尔多安在内阁决议后表示,持有本国主权货币的居民把钱存到**后,汇率贬值与**利率的差额由政府补足,同时在贬值幅度小于官方利率时也能确保拿到**时承诺的利息,以保护储蓄不受当地货币波动的影响。

官方消息一出,原本直坠的里拉随即扭转颓势,从低点反弹,连续击破多个关口,在10-12区间寻求筑底。未来行情如何,有待观察。

历史是**好的镜鉴。埃尔多安要坚决打赢汇率之战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实际上,埃尔多安政权在新世纪20年里能“**不倒”,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曾打赢了汇率战、经济战。

土耳其人民记得这样一个历史**画面:2005年元旦,时任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高调地在媒体镜头前,从**取出了一张20“新里拉”的纸币向公众展示,按照当时的新汇率这张纸币可以兑换到14.81**元。

“新里拉”相比旧里拉,去掉了6个零——在此之前,土耳其人深受通货膨胀之苦,人人都是“**富翁”——以当时的汇率100万旧里拉连1**元都换不到。

20世纪90年代,土耳其的通货膨胀率一度达104%,2001年通胀率高达40%。实业家出身的埃尔多安政治、经济嗅觉灵敏,他上台后大力改革货币,让土耳其里拉的汇率相对稳定下来,把土耳其通胀率控制在5%-8%左右。尽管横向对比比许多**高,但纵向跟土耳其自己比,已经很不错了,埃尔多安因而获得了土耳其内外的赞扬。而这也是埃尔多安政权20年来稳固如初的经济基础与民意基础。

不过,此后16年里,为维持埃尔多安的“大国**心”,维持土耳其经济“表面光”的大好形态,埃尔多安一直坚持自己特立独行的经济理念,土耳其“新里拉”的持续贬值依然是其隐匿的法宝。——按照12月24日的汇率计算,曾经握在他手中的那张20新里拉,如今只能换到1.73**元。短短16年间,从14.81到1.73,8倍的贬值,通货膨胀率之高在新兴经济体里并不多见。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里拉汇率危机在本周**发是历史累积的结果。而特立独行的埃尔多安政府的“反向操作”也算是惊世骇俗。

土耳其的通胀率不断高企,按照经济学常识和一般的政策应对来说,央行要加息。但是,土耳其央行并没有采取这样的行动,反而通过低利率和货币贬值来增加土耳其的出口,保持经济增长率。

英国广播公司土耳其语频道**员厄兹盖·厄兹代米尔表示,里拉崩溃的**大原因是土耳其追求以具有竞争力的汇率推动出口。这种政策被描述为一种“非正统”方法,与主流经济学理论通过提高利率抑制通胀的主张相悖。土耳其经济学家阿尔达·通恰表示:“我们从未经历过这种与经济规则完全背离的情况。”

此番危机的导火索是面对逐月高企的通胀,土耳其央行依然在3个月内连续4次大幅降息500点。因为在埃尔多安的眼里,高利率是“万恶之母”,企业借贷成本上升,经济便无从得到发展。为追求低利率,埃尔多安此前已经连续罢免了三位央行行长。

不少分析人士表示,尽管里拉汇率接连大**破关口,但这只是暂时的胜利,并不能一劳永逸。土耳其政府应对举措“治标不治本”,还可能产生一系列后遗症。

一直以来,土耳其的经济发展是以“三高”为代价:高通胀,通胀超过10%已为常态;高外债,外债占GDP比重居高不下,且短债比重大;经常账户高赤字,国际贸易中多处于逆差地位,**元储备严重不足。“三高”叠加,土耳其经济只是“面子光”,“里子”虚。观察人士担心,如果现行政策保持不变,经济形势将持续恶化。

位于安卡拉的比尔肯特大学经济学教授雷费特·居尔卡伊纳克将这一新计划描述为“实际上,这是一次强有力的加息”。他说,这可能给土耳其货币带来稳定,但也警告说这可能产生“危险后果”。

土耳其11月的年化通胀率达到21%,经济学家们认为通胀率可能进一步上升,在未来6到9个月内可能达到30%。由于通胀率仍然很高,外国投资者仍然不愿意持有土耳其资产,里拉将在一段时间内继续贬值。

**国CNN把埃尔多安政权的“反向操作”形容为“豪赌”,时间将会证明,埃尔多安到底能不能赢。

供图/新华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上一篇:总规模50亿元,河南将设立数字经济、生物*药新材料政府引导基金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阳光观前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