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述說縱貫千年的中日文化交流史

来源:网络 2018-07-07 07:58:13

原標題:述說縱貫千年的中日文化交流史

述說縱貫千年的中日文化交流史

在國家圖書館典籍博物館第一展廳,觀眾正認真觀看“書卷為媒 友誼長青”展覽展出的書籍。韓寒攝/光明圖片

述說縱貫千年的中日文化交流史

圖為日本永青文庫捐贈的《尚書正義》二十卷,日本弘化四年影刻宋越州本。韓寒攝/光明圖片

述說縱貫千年的中日文化交流史

圖為日本永青文庫捐贈的《御制圓明園詩》二卷,乾隆所撰,清刻朱墨套印本。圖文相應地描繪了圓明園全盛時期的景象。韓寒攝/光明圖片

“子曰:德不孤,必有鄰”——在國家圖書館典籍博物館第一展廳,一部民國商務印書館四部叢刊本《論語》正安靜地鋪展著,訴說著儒家先哲的思想。這部校勘精心、印刷精美的《論語》是“書卷為媒 友誼長青——日本永青文庫捐贈漢籍入藏中國國家圖書館展”所展出書籍的一部。此次展覽以日本永青文庫捐贈的漢籍和國家圖書館館藏善本為載體,全方位地展示中日兩國縱貫千年的文化交流史。

4175冊珍貴漢籍入藏國家圖書館

2018年正值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周年。作為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周年的重要紀念活動,日本永青文庫向國家圖書館捐贈漢籍儀式近日在國家圖書館典籍博物館舉行。

“此次捐贈的漢籍共36種4175冊,中國版圖書25種、日本版圖書11種,涵蓋經、史、子、集、叢五大部類,包括經部14部、史部9部、子部4部、集部5部、叢部4部,內容豐富、品類齊全,是1949年以來日本友人向中國捐贈漢籍規模最大的一次。”國家圖書館副館長張志清介紹。

年初,日本前首相、永青文庫理事長細川護熙向中國表達了捐贈漢籍的願望。中方得知后,高度重視。國家圖書館立刻組織專家團隊赴日本,就捐贈事項進行洽談,雙方很快達成共識。歷經數個月的籌劃、押運、清關、點交,6月11日,這批典籍終於跨洋越海,安然抵達中國,張志清回憶。

“此次永青文庫的捐贈文獻品相較好,保存完整,基本涉及我國古代絕大部分重要典籍,如《論語義疏》《周易集解》《尚書正義》《春秋經傳集解》《二十四史》《資治通鑒》《群書治要》《文選》《皇清經解》《四部叢刊》等,有一些版本甚至填補了國內空白,具有極高的學術價值。”國家古籍保護中心辦公室主任林世田分析。

以《群書治要》為例,該書由唐代魏征等人編纂於公元631年,摘錄了60余種唐前古書,內容主要為治國要領。早期囿於禁中,流布不廣,至宋時已佚。所幸此書由日本遣唐使帶回日本,被歷代天皇奉為圭臬,並逐漸從供皇室抄閱發展成為供廣大學者研究的重要典籍。公元1796年,日本學者近藤守重委托商船將三部《群書治要》帶回中國,該書遂為清朝學者所知。此次永青文庫捐贈的《群書治要》(五十卷),為日本天明六年(公元1786年)刻本,極為珍貴。

再如《尚書正義》。《尚書》是關於中國上古歷史和部分追述古代事跡著作的匯編,自漢以來注疏者層出不窮。唐貞觀初年,孔穎達等人撰《尚書》義訓百余篇,唐太宗於是詔改為《正義》。《尚書正義》考訂詳瞻,是研究古史的珍貴資料。然而宋刊八行本《尚書正義》在中國曾失傳,國家圖書館現藏版本中有四卷為手抄本。此次永青文庫捐贈的日本弘化四年(公元1847年)刻本、昭和影印本(公元1929年)所據皆為宋代底本,填補了國內尚無雕版印刷全本《尚書正義》的空白。

除上述經典典籍外,有些典籍也具有極高的價值。如《佩文齋書畫譜》為康熙內府刻本、道光《列女傳》刊刻精美、清刻套印本《御制圓明園詩》、日本寬政八年刻本《制度通》等國內存世寥寥無幾,日本江戶積玉圃刊本《草字匯》在《中國館藏日本和刻本漢籍書目》中未見著錄。在捐贈文獻中有多種清代學者藏書,如《列女傳》為嚴可均舊藏、《周易集解》為姚彥溉舊藏、《文選》為潘祖蔭舊藏,反映了晚清時期我國藏書的東流。11種日本版本的典籍以日本學者所纂漢學著作為主,體現了中日文化的互鑒。

“我們將為所捐漢籍設立專藏,使其得到更好的保護。”張志清表示。

典籍是中日文化交流的紐帶

“徐福行時書未焚,逸書百篇今尚存”,北宋歐陽修曾作《日本刀歌》一首,感嘆日本對漢籍的完好保存。在張志清看來,此次捐贈不僅是當前中日文化交流的生動表達,仔細梳理相關典籍,能夠較為完整地展示中日文化交流的脈絡與軌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