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尽管长期以来我们在教育干部要正确认识提拔问题上做了大量工

来源:网络 2018-09-14 10:04:22
作为公职人员,你是否会遇到亲友托关系办事情的情况?不少党员干部都有过这样的“难为情”:中国人讲究人情关系,为亲友办事在所难免。“如果你秉持公事公办、私事不办,那人家会觉得你扭捏作态、假装正经,往小了说你‘   细究近年来被查处的领导干部的人生轨迹,其腐化堕落之始往往都是因为权力观扭曲,因亲因情模糊了公与私的边界,逐步走向生命的终点。  所以说,如果你有个朋友是公职人员,他恰巧信了下面这4句话,那他这一辈子就毁了!一起来看看吧!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用手中的权力帮助亲戚朋友做点事,是一个比较普遍的心理认知,在一些人看来,这是正常的“礼尚往来”。我们经常看到,一些人手中的权力既可以为国家社会百姓做公事,也可以为身边的人做私事,而后者会更多地出现在日常生活中,为公众所感知。用权力帮私,往往被轻描淡写为“帮帮忙”,似乎很有人情味儿,但从中衍生出的却是范围广、形式多、影响大的行为。  这种错误认识与我们的“人情社会”息息相关。回报家乡,孝敬父母,帮扶兄弟,拉扯朋友,都可能要借助手中的权力。面对七姑八姨、同窗故旧曾经对自己的帮助,权力往往扮演了感恩的工具。人情社会中的“熟人好办事”观念,也冲击着法治意识的建构。是否有法治意识的一个标准,是能否摆正权力和法律的关系。一些人认为“官大一级压死人”,习惯办事“找熟人”“找关系”,而不是依规循法做事。因此,法治意识缺失留下的空场仍然被人情世故所填补,寻求权力和“能人”的帮助仍然存在于人们的选项之中。  根深蒂固的官本位思想仍然在助推这种心理。一些人从心理上把“官”和“权”看得很重,“权大”“官威”始终是这些人思想深处的落后部分。如,一些青年学子对所谓“国考”的公务员考试趋之若鹜,这其中固然有就业压力等因素,但也不能排除在所谓“体制内”工作“回报高”的考虑;在一些民营经济比较发达的乡镇,一些经济发展突出的家庭,依然希望能有在“政界”发展的后辈,因为这是既有面子又有身份的事,是家族的“荣耀”。  “人情意识”和“帮忙意识”是树立正确权力观和推进反腐向纵深发展的文化障碍,其危害是长远而深刻的。在社会心理层面,会强化人们“信人不信法”的错误观念,是对法治的无形破坏。此外,部分人致力于围绕权力组成利益集团,形成扭曲的“同心圆”,一旦团团伙伙的圈子文化大行其道,就会致使政令不通,政策红利无法惠及该惠及的人。因此,反腐不仅要针对“权力群体”,更要在情与法之间建立制度的界限。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有人直接把手中的权力化作了生意场上的“原始股本”,自己则成了生意“合伙人”。“你出钱出力,我出权”,共同谋取不正当利益。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会听到人们议论,某酒店是某某局长开的,某会所是某某的亲戚办的,这即是以权力“入股”做合伙“生意”的一种具体表现形式。随着市场经济向纵深发展,“小打小闹”的“权资”合作模式在某种程度上也发生了“转型升级”,权力和资本的结合越来越复杂,线索也越来越不明晰。  应该说,这种情况的形成与权力某种程度的“市场化”有着必然联系。毫无疑问,行为背离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初衷,对社会心理也发生了潜移默化的负面影响,既损害市场经济的公平原则,又阻碍全面深化改革的进程,党和政府的公信力也将受到损害。当我们要走得更稳、走得更好的时候,当我们要实现更宏伟的目标时,我们更要及时清除利益羁绊,打破利益藩篱。我们党和政府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全面从严治党、全面深化改革,正是要调整权力与市场的关系,消除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障碍。  “不平衡”是发生行为的比较常见的思想基础。工作上不平衡、物质上不平衡、心理上不平衡,就用手中的权力搞平衡、搞补偿。例如,一些人升迁无望后产生了不平衡感。尽管长期以来我们在教育干部要正确认识提拔问题上做了大量工作,教育广大干部要正确对待升迁问题,但是快速“进步”得到提拔,仍然是一些干部的“核心追求”。如果长期得不到提拔,一些干部就会滋生出消极懈怠的情绪。有的干部认为自己贡献很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在艰苦岗位上辛勤工作,却得不到组织和上级的认可;有些干部对自己身处的生态不满意,把自己的升迁问题归结为所谓“没有后台”“用人不公”上。于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想法就会冒出来,用手中的权力去找平衡,不作为、乱作为以至于行为就会产生。  在这种捞好处找平衡的想法作用下的行为失衡,更多的表现为浪费国家资源。在中央提出八项规定之前,在多个方面,“四风”泛滥,权力很“任性”地乱作为。尽管种种行为由多种原因促成,但就个体来说,不能否认与心理失衡因素的作祟有关。反正自己也“上不去”了,对自己的要求降低,不作为或乱作为就由此发生。  “不平衡”心理主要是由对权力的认知有偏差、对权力的制约与监督不到位、对干部的“善养”与“严管”结合得不好等因素造成的。对权力认知的偏差,主要是把公权当作私权,把人民授予的权力当作“上级”授予的,因此在用权过程中,往往对上不对下,对上负责就是对自己的上级负责,就把权力变成了服务个人的工具,在“服务”上级的同时“服务”自己。  一些人把权力当作个人“资源”,然后以“资源”换“资源”。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资源”一词发生了某种程度的转义,成为权力的另一称谓。市场经济的“等价交换”规则与熟人社会“亲亲相顾”的文化基因结合,某种程度上把公权力异化成为可以用作交换的“资源”。“谁手上有资源、谁手上没资源”的观念,遍布在一些人的脑海内、思想中。当公权力在人们眼中变成了一种稀缺资源时,掌握这一“资源”的人,就成了被竞相追逐的对象。而“资源”与“资源”的互换,则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权钱交易”的形式,出现了“权权联盟”“权权互惠”的情形。  这种情况是深层次的,其比较隐蔽但负面影响更大。各种所谓“二代”的产生,某种程度上都源于此。“资源互换”正在“权力联姻”“权钱合谋”的形式下进一步固化,所谓“仇官”“仇富”“官民矛盾”与此也有关系。此外,这种思想在层面的危害更是不言而喻。从这个意义上说,把权力当作资源的心理较之其他错误心理的负面影响更为巨大。  因此,要采取行之有效的“组合拳”,着力消除部分领导干部扭曲的权力观,遏制他们用权上的不健康心理倾向,使正确的权力观入脑入心,实现用权有规、用权有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