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

朔州文化圈 拉风箱的记忆

来源:网络 2019-11-20 14:06:48

拉风箱的记忆

回想起我遥远的童年,我记忆中留下的一件事就是帮我母亲拉一个木制风箱。

家乡农民的风箱是由木匠制作的,这是一个与炉子长度和高度相同的长方体木箱。盒子里有两块较小的木板,每个家庭的家庭主妇用麻绳和浆糊把一圈鸡毛围在木板的边缘。糊干后,木匠将鸡毛包裹的木板固定在两根水平平行拉杆上,穿过密封盒一侧的圆孔,固定在与箱高一样高的垂直棍子上,这是波纹管的柄。风箱外的人们通常用红色的油漆把红色涂成红色,这样他们看起来很好看,并在那里庆祝。

膏体风干后,盒子外面刷过的油漆几乎是干的。消防队员摇着手柄,推拉着,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拉杆下面的门上有小木板的咔嗒声,稍微大于扑克的大小,就会有强风从炉子旁边的喷嘴吹到炉子的眼睛里去。

新的波纹管很坚固,但它们也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能推拉。作为一个小孩子,在任何情况下,属于小力量的群体,无论吃奶的力量也是无法推拉的。所以,在那个时候,我每天都想在家里做一个新的风箱,这样我就可以逃避燃烧着的大火所带来的无法忍受的工作。在那个时候,以前的兄弟姐妹们每天都在吃饭时失踪。妈妈忙着围着炉子,拉着风箱煽动火,常常属于我。当我母亲准备好原料,蒸或煮到锅里时,母亲接过风箱的把手,我松了一口气,高兴地发现我终于解放了。

也许年轻的骨骼臂力量小,或者经常拉扯,失去兴趣,总之,我一听到母亲的呼唤,上下眼皮就开始裂开,打瞌睡了。

除了一天三餐生火外,每年初冬,母亲都会从农会背上赤裸燕麦筛出坎坷,在大铁锅里用一点温水洗净,然后在大锅里煎到略黄,倒出来冷却,最后让父亲或兄弟到磨坊去磨裸燕麦粉。

小时候,妈妈在大锅里煎燕麦最让我恼火。原因是当时妈妈总是让我拉风箱。煎炸裸燕麦是一项技术性的工作,妈妈拿着长木柄板在锅里不停地搅拌,麦粒会均匀地吃。在炉子里烧火,火大的时候面粉会变黑,火小的时候面粉会变白,但当它变成食物的时候,它会变得僵硬和不舒服。

所以,当我妈妈烤裸燕麦时,拔风箱表明需要耐心和耐力。当时,我一听说要拔风箱,我就很担心。每次我推拉风箱时,我要么用拉杆打瞌睡,要么在麦芒旁感到浑身发痒。在我心里,我总是想,如果我吃完几次油炸,我就会卸下它,但我总是用我的心去做白日梦。

在此期间,我母亲发现火势太大了,所以她对我说:等着给它扇,不要扇它。我总是回答一个不用扇的字。事实上,妈妈在提醒炉子慢慢点火,而不是问。那个时候,小壳总是不喜欢看到风箱点燃火,随随便便地放了一个小笑话,好像心脏好多了,住在心里的昏昏欲睡的虫子似乎缺乏一点精神。

妈妈有时会赏赐我把风箱拉出来,把一锅炸小麦从锅里拿出来,把一碗裸燕麦放在锅底,继续炒几分钟,直到小麦被炸成金黄色,完全煮熟。妈妈把黄色的裸燕麦倒进碗里。我一只手拉风箱,另一只手抓住一把麦粒,然后掉进嘴里。浓浓的小麦香立刻驱走了饥饿和疲劳。

年复一年,木风箱不见了,老母亲的呼唤早已在老房子前消失了。

现在我想起来了,为什么我母亲仓促的生活不像拉风箱,拉着年岁就会老去;拉时间就会溜走,拉母亲就会活在我的记忆里。

现在我的木风箱还在那儿,我会看到它在西边的房间里又旧又弱,我弟弟不时地在那里放杂物,所以我记得我年轻的时候。

作者:王文英

监事:张日东

责任:李智斐

编辑:傅建辉

资料来源:朔州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