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查|*民主党议员煽动民众“*掉当选官员的办公室”?

2021-12-28 10:38:49 文章来源:网络

速览

- 网传消息有断章取义之嫌。AOC的原意更可能是鼓励人们“电话轰**官员办公室”以督促官员多干实事。

- 当天的直播并不应被看作是一场**革命宣言。在直播中,AOC表达了对“小政府”的不满。

事件背景

12月20日,有网友@StillUpMySleeve在推特上“引述”**国民主党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AOC)的话:“我们真的需要**掉我们当选官员的办公室。”

**检索发现,****上甚至有AOC手持**的表情**传播。

1990年,AOC出身于一个波多黎各裔移民家庭,在纽约布朗克斯区(Bronx)长大。2018年,她在民主党初选中打败了连任10届的众议员乔·克劳利(Joe Crowley),后轻松击败共和党代表,赢得纽约州第14选区,以28岁之龄成为**国历史上**年轻的国会议员。

那么,AOC是否真的说过“需要**掉我们当选官员的办公室”?如果是真的,她又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呢?

明查

相关消息来自何处?

在推特上将时间限定在2021年12月20日之前,限定格式为“视频”,搜索关键词“AOC”后发现,此前,有网友放出一段她在**媒体照片墙(Instagram)上的直播视频。视频中,AOC一边调制鸡尾酒,一边用轻松的语气说着要“**掉(blowing up)当选官员的办公室”。网传消息似乎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基于这段视频进行了转述。但值得注意的是,该视频时长只有5秒,且缺少前后语境,有恶意剪辑、断章取义之嫌。

“AOC为什么会说这个”

经核查后发现,去年4月,有一名为@CalebJHull的用户上传了这张直播的手机录屏版本,收获了将近4万点赞。在配文中,@CalebJHull写道:“AOC刚刚结束了她在Instagram上的直播,她咆哮着说当选官员做得不够好,而她却在……调制玛格丽特酒。”整段文字充满了讽刺和批评的意味。

尽管并不完整,但是这段时长2分20秒的视频囊括了网传“**掉当选官员的办公室”的后半句,有助于让读者判断AOC此言的真实意图。

在这个视频中,她抱怨道:“(我们需要向当选官员)要求救济(relief),因为他们为我们做得太少了。此时此刻,不存在‘做得太多’的问题。我的意思是,说实话,在你的生活中,你有感到过联邦政府为你做了‘太多’事情吗?他们有给过你‘太多’东西吗?在我的生活中,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我从来没有得到过‘太多’的奖学金,我们从来没有人得到‘太多’的救济,波多黎各从未得到过‘太多’的援助。跑题了,我相信有很多共和党人都有这种想法。”

由此可见,正如@CalebJHull推文所总结的,在直播中,AOC表达了对于联邦政府有限职能的不满,顺带“黑”了一把共和党人。很明显,结合语境来看,这场发言不应被看作是煽动发起**革命的宣言。那么,她原话中的blowing up又作何解?

在英语俚语词典Urban Dictionary中搜索短语“blow up”可以发现,除了常用的“****、使****”词义外,blow up还有多种含义,**括“短时间内获得名声、金钱”,以及“给某人不断打电话/发短信,或者很多人给一个人打电话/发短信”。这种用法又类似于中文中的“打**电话”、“短信轰**”。

例句中写道:“凯尔今天早上把我电话打**了,因为他想要一些**”;“别电话轰**我了,我刚刚没接是因为在洗澡”;“如果我不**时间接我**朋友的电话,她会打**我的手机”。

因此,@StillUpMySleeve的推文可能是对AOC原话的曲解。结合语境来看,“and we really need to be blowing up our elected officials' offices”更合理的理解方式是“我们真的需要打**当选官员的办公室电话”,以督促官员多干实事,而非@StillUpMySleeve所暗示的,怂恿观众**轰**官员办公室。

截至2021年12月27日,AOC本人未曾对她“煽动民众**掉官员办公室”的传言有所回应。

左翼议员AOC

有“年轻”、“****”、“拉**裔”等诸多标签傍身,再加上其激进左翼的政治立场和主张,AOC一直饱受争议,可谓处于舆论漩涡的中心。作为一位名副其实的明星议员,她的言行被置于公众的聚光灯之下,在收获大批追随者之余,也常常受到反对者的审视和抨击。

2016年,AOC作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负责组织后者在纽约的总统选举集会。在意识形态和政策主张上,AOC与以激进著称的桑德斯一脉相承:在2018年选举中,她打出了“全民**保、消除贫困、废除**贷款”的牌子。与此同时,AOC还是“**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组织的成员,在2018年以及2020年的国会选举中都获得了该组织的官方背书。

govtrack.us网站统计数据显示,AOC的政治立场在全**议员政治光谱中处于左翼中的左翼。

govtrack.us网站结合2021年12月23日之前的提案和投**,对AOC的政治意识形态和领导力进行了可视化,横轴表示意识形态得分,纵轴代表领导力得分。

综上所述,@StillUpMySleeve暗示AOC煽动民众“**掉当选官员的办公室”。但是这种转述或许是一种曲解——结合语境可知,所谓“**掉当选官员的办公室”更可能指的是“电话轰**官员办公室”。当天的直播不应被看作是一场**革命宣言,而表达了对“小政府”的不满。

延伸阅读:

明查|乌克兰阻挡中欧班列入境,中欧铁路被切断?

明查|白人**邀请黑人朋友为**子受孕,以对抗“白人特权”?

明查|**国学校出了一张“地狱级”中文期末考卷?

来源:澎湃**

几年前的一个早春时节,我和两位同事去瑞士出差。我们仨都是**次去瑞士,出发前我上网查资料,下载瑞士地图和研究行程,忙得不亦乐乎。

抵达瑞士苏黎世,我们仨一出海关直奔机场旁的火车站。看见信息中心的标识,赶紧进去找地图和火车时刻表,一位金发碧眼的中年****工作人员连忙迎上来,面带笑容地询问我们需要什么帮助,当她知道我们来自**后,连忙把**新版的瑞士全境地图和火车时刻表拿给了我,还教我如何手机下载和使用瑞士的火车信息App,并送了我们一大块**装**致的瑞士巧克力,祝我们瑞士旅行顺利,微笑着目送我们离开信息中心。

购买完火**,按**上的车次信息来到火车站台候车。我们一行从苏黎世机场到我们公司所在地——弗鲁蒂根,需要中转换乘。首程从苏黎世至瑞士首都伯尔尼;下车换站台转第二车程去弗鲁蒂根;顺顺当当地上了第二车程的列车,入座后觉得一切顺利,此时,感觉到了飞行了一整**后的困乏。但是看到车窗外沿途的瑞士**丽景色,蓝天白云,雪山草地和牛**,我们忙着用手机拍照发朋友圈,忘却了旅途的困乏,却陶醉在了自然**景之中。

途中,列车检**员来检**了。检**员看着我们的**,脸色骤变,“你们坐错车了!”我一愣,紧张地问 “是吗?错在哪里?”经过检**员耐心又和气地解释,原来我们所乘的这趟列车,在施皮茨站停车后,整列火车的八节车厢将会一分为二,头四节车厢开往南方的菲斯普方向,途中会停靠弗鲁蒂根车站;后四节开往西南方的日内瓦方向,而我们仨正处在后四节车厢,后续行驶方向与弗鲁蒂根车站不在一个方向。

好在施皮茨即将到站,检**员让我们马上到站下车,在同一站台换到本列火车的头两节车厢。火车到站仅停靠2-3分钟。我们一行还没等火车靠站,就各自手拿行李在车厢门口准备狂奔。由于我们每个人提着大行李箱,其中体形略胖的同行提着大箱子,跟在后面喘着**气跑,眼看前面的车门慢慢关上,这可把我们急得心都跳到嗓子眼了。这时,只见站台上一位瑞士帅哥一个箭步上车,按了一下车门上的按钮,车门立即又打开了。此时,我们也顾不上道声谢谢,直冲上车厢,没过十几秒,火车就开动了。此时我们仨已是汗流浃背。事后才知道,瑞士火车车门里外各有一个人工按钮,用于人工开启车厢门。

火车如期到达弗鲁蒂根车站,来接我们的同事早已等在站台。初次乘坐瑞士火车的经历终于有惊无险结束了。(周惜诵)

来源:新民晚报

上一篇:阿富汗喀布尔的日常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阳光观前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